choasmaster

我的心永远属于入野自由♥♥♥

律律真好

女仆律真香)擦口水

【社乱/坡乱】小浣熊睡衣★

★来自手游睡衣卡面

★坡乱友情向

★超短,幼儿园文笔,ooc有

★社乱真是太好吃了!!!

接受者请下滑,食用愉快♥

(渴望评论1551)


  “痛!!”在无数次被缝衣针戳到手指后,名侦探发出了这样的声音。

  “乱步先生,您小心一点啊……”坡整理着手边的布料,有些担心地看了看乱步。虽然乱步的聪明脑瓜没的说,但似乎对这些手工活一窍不通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笨手笨脚了。即使这样,乱步还是坚持要自己缝衣服,这让坡极其不放心,一直坐在旁边盯着乱步,准备随时提供医疗上的资助。

   至于这两位智商天花板为什么会聚在一起做衣服,还要从三周前的一天说起……

  


  三周前的某天下午,坡兴致勃勃的带来了他的新作,再次准备和乱步一决高下。

   由于这次的新书过于有趣,二人玩的过于投入,导致洞察力惊人的两位先生完全没有注意到,坡头上那坨毛茸茸的小东西——不见了。

    “这次的故事好棒呢,坡~”刚从书里跳出来的乱步像小猫一样抻了抻懒腰,用他那双翠绿的眸子扫了一眼坡的头顶,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“话说回来,你家的毛茸茸去哪里了?”

   刚准备回应乱步对书的夸赞的坡一下子僵住了,慌乱的检查了全身上下无果后陷入了一脸懵逼的状态。

    “说起来……好像从刚进入书里的时候就不见了。”乱步回忆着,“它是和你一起来的吧。”

   “一定是在我们进到书里的时候从我身上跳了下去……”坡看起来有些困扰的样子,手指不停地拿着卷发绕圈“要是给侦探社的各位添了麻烦可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 乱步似乎对此不以为意,一脸“侦探社从来就是麻烦招惹体”的表情。“那种事情无所谓啦,赶紧把它找到才是,不然跑到外面去名侦探也不帮你找哦!”说罢,乱步喊来了春野小姐。

    ……一阵询问……

   “啊啦,您是说那只可爱的小浣熊吗?”春野小姐笑眯眯的,似乎很高兴的样子“它现在在社长室哦。”

     “社长室”这三个字对坡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击,就算是乱步的好友,他也没有胆子大到去招惹武装侦探社社长的程度。

     看着坡可怜巴巴的样子,乱步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 “你在担心什么啊哈哈哈,不如说是落到社长手里你才该高兴呢!”

     “……?”

    “别看平时很严肃的样子,社长他啊,可是非常喜欢小动物哦!”乱步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像是小孩子吹嘘自己有什么厉害的东西一样说出了这番话。

   “但是……”坡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被乱步直接打断了“你这么担心直接去看看不就好了嘛!”说着便带着坡来到了社长室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 下午六点钟,这个时期福泽一般会稍稍休息一下,所以乱步并没有选择往常的破门而入,而是悄悄地把门扒开一个小缝,和坡并排挤在一起向内看。

    然后,他们看到了这样的景象:

     银发男子静静的靠在椅子上,似乎是在小憩。傍晚的夕阳透过窗子洒在男人怀中的萌物身上。小东西似乎很舒服的样子“咕噜咕噜”地翻了个身,毛烘烘的小尾巴扫过福泽的手腕,小爪子在他的大腿上挠了几下,选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,有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 福泽并没有睁眼,但是却温柔地抚摸着小家伙的后背,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 看到福泽并不讨厌他的小宠物,坡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“看来这里的社长,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啊”坡这样想道。

     “咔擦”乱步按下了手机快门后,迅速关上了门,带着坡以最快的速度撤离了现场。

   


     “坡。”乱步带上了眼镜,双手架了起来,把脸蛋搭在上面,用极为认真的眼神盯着对面的坡“我有事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 坡咽了咽口水,上次见到乱步的这种眼神,是三社大战的时候。“您说……”坡的大脑极速运转着,搜刮着让乱步突然认真起来的理由。

      “帮我做浣熊玩偶吧!”乱步从椅子上跳起来,笑眯眯的喊出了这句让坡不知如何是好的话。

      “我我我我不会做衣服啊……”坡慌乱的摆着手,推脱着这突如其来的重任。

     “所以说是你帮我啊!我来做衣服,你来画设计图就好啦~”乱步兴致很高的说着,满眼期待的看着坡“因为你比我更了解浣熊嘛~”

      于是,就有了开头乱步被缝衣针戳到手指的一幕。


    “这样就全部完成啦!”穿完最后一颗扣子,乱步把衣服一扔,如释重负的瘫在地板上。旁边一直担心乱步会再次戳到手指的坡也长长舒了一口气——这项艰辛的任务,终于完成了。


  出差了两周的福泽谕吉,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这次的会议出人意料的又臭又长。

  “明明答应乱步一周就回来的……”福泽想着,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发“这下他又要闹脾气了吧。”

   想到又能见到自己调皮的小恋人,福泽回家的脚步不由得轻快了起来。


   “嘎嗷~今天我是小浣熊哦~!”乱步从玄关里跳了出来,扑到了福泽怀里。

   开门雷击。

    有那么一瞬间,福泽产生了想把怀里的小家伙抱起来转圈圈的冲动。但作为一名饱经风霜的成年男性,理性和耻感制止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 “乱步,浣熊不是那么叫的。”福泽这样说着,加大了搂着乱步的力度。

   小浣熊乱步从福泽胸前抬起头来,一副有些失望的表情,嘟起了小嘴:“什么嘛,本以为社长会更开心一点的……”

    “我很开心哦。”

    “我才不信呢,笑都不笑一下……”

    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 听到福泽肯定的回答,乱步立马笑开了花,小脑袋在福泽怀里蹭来蹭去,发出了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

    “简直就像小动物一样啊……”福泽心想。

     “那……”乱步用有些羞涩的语气说着“我和坡家的浣熊,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

    “当然是你啊。”面对正在撒娇的乱步,福泽显然是动摇了,如果现在乱步抬起头,就会发现福泽脸上那抹明显的红晕,而他,正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能不能……也像摸小浣熊一样摸摸我……也……对我幸福地笑一下……?”

       说罢,乱步就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么暧昧,有多么羞耻,完全不敢去直视福泽的脸,也不敢去猜他此时会是什么表情。只是等待着,等待着那个他所期望的回答。

      “如你所愿。”


     之后的事情,就变得有些一塌糊涂了……


    不过,这件浣熊玩偶服,成了乱步先生最喜欢的睡衣。